分类 东森游戏 下的文章

  年轻人脱发 可能是饮食问题高胰岛素水平和脱发有关,经常吃精米、面、糖等高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可能增加脱发风险

  广州日报健康有约工作室出品

  医学指导/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营养科主任医师邓宇虹

  提到脱发,不少人想到的是人到中年甚至步入老年,发际线节节后退、“地中海”出现在头顶上。的确,随着年龄的增长,衰老、脱发很无奈。

  但脱发并非中老年人的“专利”,越来越多的90后也不明不白地加入了脱发的“主力军”——早上起来枕头上好多头发,一洗头掉得更多。更为无奈的是,当他们换了多种洗发水、找过不少偏方,甚至还吃了些药,折腾到最后还是护不好一头青丝。

  怎么办?埋怨遗传基因不够好?且慢,有没有想过,还有可能是你吃错了?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翁淑贤 通讯员曾婷、许咏怡

  年纪轻轻就脱发 别忽视健康“警报”

  中老年人脱发,可能会想:年纪到了,不服老不行啊。但是年纪轻轻的“后生仔”,为什么也不明不白地大把大把掉头发?

  有些年轻人只是担心太早发际线后移,甚至头上顶个“地中海”,有损颜值、影响形象,以为跟健康关系不大,可能是基因问题——你看人家英国王子不照样年纪轻轻便开始脱发?

  对此,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营养科主任医师邓宇虹提醒说,其实脱发是一个不健康的信号。有研究发现出现脱发的年轻男性,血脂异常的水平更高,心血管疾病风险明显增加。所以,年纪轻轻脱发不能放任不管,应积极寻找原因,对症干预。

  诱因

  脂溢性脱发有两大原因

  很多受脱发困扰的年轻人可能都听说过脂溢性脱发,它也叫雄激素源性脱发,是临床最常见的一种。这类脱发与遗传基因和体内的雄激素水平——二氢睾酮升高有关。二氢睾酮是雄性激素睾酮的衍生物,为公认的男性脱发的“幕后黑手”。人体中的睾酮由5α还原酶转化为二氢睾酮,过多的5α还原酶会促使转化过多的二氢睾酮,从而攻击毛囊造成毛囊萎缩,头发也因此无辜受累。

  不过,雄激素脱发并非男性独有,其实在男女性身上都会发生,只是男性更多见,主要表现为额顶部头发对称、渐进性变薄,然后逐渐消退,在头顶上形成“地中海”,或是发际线后移、形成“马蹄形”;女性可能发生在任何年龄段,表现为头发持续变薄,通常会从头顶逐渐扩散,头顶缝处脱发更为明显。

  除了雄激素水平,遗传因素也是长期以来人们所熟知的脂溢性脱发的另一大原因。但是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发现,脂溢性脱发是胰岛素和基因相互作用的结果,不是简单的遗传问题。

  警惕

  未老先秃 或跟胰岛素抵抗有关

  邓宇虹介绍,科学家发现,饮食是治疗脱发不容忽视的一环,长期不健康的饮食,也可能造成脱发。2000年,柳叶刀杂志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男性型脱发也有可能是由胰岛素抵抗引起的——胰岛素水平越高,脱发的速度更快。

  随后,又有研究发现高胰岛素水平会增加5α,并抑制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引起脱发。无论是正常体重还是肥胖的男性,体内高胰岛素水平都有可能引起脱发;而如果又是二型糖尿病患者,则脱发的影响更为明显。  

  预防

  缓解胰岛素抵抗 稳定胰岛素水平

  邓宇虹说,高胰岛素水平和脱发有关系,经常吃精米、面、糖等高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可能增加脱发的风险。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改善,很多家庭对精米面及糖的摄入量不断增加,可能刺激胰岛素大量分泌,甚至诱发了高胰岛素水平。从这个角度来看,想预防脂溢性脱发,就得想办法缓解胰岛素抵抗,稳定胰岛素水平。

  邓宇虹说,减少精米、面、糖摄入量可能不会立刻解决雄激素脱发问题,但能够缓解脱发的速度。从饮食的角度干预,这么做不仅花费少,还有利于整体健康。因为长时间的高胰岛素水平,代偿反应产生胰岛素抵抗,代偿不了最后可能导致糖尿病。而事实上,糖尿病已经成为目前我国发病率较高的慢性病之一。

  对于明确为脂溢性脱发、胰岛素水平偏高的脱发人群,邓宇虹建议,可尝试从饮食的角度进行调整,关键是要低碳饮食和控制热量,日常做好以下8点有助缓解、防止脱发的加剧:

  1.尽量少吃、不吃含白糖、红糖、蜜糖、果葡糖浆等的食物及饮料;

  2.减少精制白米、面以及相关主食的摄入;

  3.主食限量,粗细搭配,全谷物、杂豆类最好占到1/3;

  4.适量摄入蛋白质,比如鱼、禽、蛋类,不吃加工肉类;

  5.多吃蔬菜、水果,每天摄入的品种宜多样化;

  6.保持合理的体重,体质指数BMI尽量控制在18.5~23之间,避免肥胖;

  7.补充铁、镁和锌等矿物质;

  8.戒烟限酒,适当运动,作息规律。

  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揭晓《红海行动》成最大赢家获最佳影片等五项大奖

  《红海行动》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新人演员等五项大奖。图为该片剧照。

◆吴京凭借《战狼2》中的冷锋一角,摘得最佳男主角奖。图为该片剧照。

  本报讯 (记者张祯希)第27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昨晚举行,现场,第3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揭晓。电影《红海行动》成为最大赢家,一举拿下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新人演员等五项大奖。祖希娟、郑国恩以及张勇手三位老一辈电影艺术家获得终身成就奖。

  演员吴京凭借《战狼2》中的冷锋一角,摘得最佳男主角奖。评委会认为吴京在《战狼2》中塑造了一个拥有坚定顽强意志的中国式英雄。最佳女主角奖则花落女演员陈瑾。她凭借在电影《十八洞村》中真挚自然的表现,战胜了马思纯、周冬雨、李沁及海清等高人气演员,在自己从影的第30个年头获得了这份殊荣。最佳男配角奖由《红海行动》中饰演“蛟龙突击队”副队长徐宏的杜江获得。第一轮评选中杜江与《战狼2》中的张翰得票相同,第二轮投票后杜江胜出。最佳女配角同样被“蛟龙突击队”队员摘下——演员蒋璐霞凭借佟莉一角获奖。佟莉是 “蛟龙小队”中唯一的女兵,在身手与体能上却不输任何男队员,获得观众的好评。

  昨晚颁奖典礼的高光时刻属于老一辈电影艺术家。1962年凭借电影《红色娘子军》获得首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的祖希娟、桃李满天下的摄影大师郑国恩以及《林海雪原》中的“少剑波”张勇手三位老一辈艺术家获颁终身成就奖。祖希娟在获奖感言中说:“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是建国后第一批电影的开拓者。感谢艺术家赵丹老师,把我带入了电影的殿堂。感谢恩师胡伟民老师,让我懂得了什么是表演体系。感谢表演的泰斗谢晋老师,他让我主演《红色娘子军》,改变了我的命运。如今他们都在天堂,他们一定会为我高兴。”老一辈艺术家真挚的情感流露,将现场的气氛推至高潮。

  中国电影金鸡奖是专业评审制奖项,创办于1981年,因当年正值鸡年,因而得名。创办于1962年的大众电影百花奖则由观众投票产生。自1992起,中国电影金鸡奖和大众电影百花奖合称为中国电影金鸡百花奖,第一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也于当年举办。2005年起,专业评审制的金鸡奖与观众投票制的百花奖轮流举办,前者在单数年举办,后者为双数年。

  新华社长沙11月9日电(记者史卫燕)记者从湖南省国资委获悉,湖南省“一带一路”基金近日成立,基金总规模200亿元,将为湖南企业“走出去”提供融资新平台。

  据悉,湖南省“一带一路”基金是湖南省国资系统三大基金之一,是“资金融通、信息互通、产业互联”的国资境内外投融资平台,由湖南省属国企湖南建工集团、湖南交水建集团、新天地集团等联合发起成立。

  据湖南建工集团介绍,基金将支持湖南省属国有企业“抱团出海”和创新国际化战略、共同推进“走出去”发展。通过搭建境内外管理平台,配合多种金融工具和手段,开发灵活机动的基金交易结构,实现资金、资源的有效整合。

  一直在路上一直在行走一直在寻找

  在今年的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片长仅86分钟的《撞死了一只羊》作为唯一一部中国参赛片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的最佳剧本奖。比起《塔洛》的写实,这一次万玛才旦带给影迷的是一个颇具魔幻色彩的荒诞寓言故事。有外媒指出,其影片的色彩、风格,可与贾木许、考里斯马基参照对比。近日,北青艺评对导演万玛才旦进行了专访。

  北青艺评:可不可以介绍下这个电影项目的前因后果,您是如何与泽东公司合作,由王家卫导演担任影片监制的?

  万玛才旦:我先看到次仁罗布短篇小说《杀手》,对小说的叙事、结构和讲述方法都很感兴趣,所以就决定做这部电影。但这是个短篇小说,只有7000多字,容量不够,于是我就把自己的一个小说《撞死了一只羊》也加了进来,两个小说糅在一起写出了这个剧本。完成创作已经三四年了吧,这期间参加了釜山电影节,拿了一个剧本大奖。但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立项,暂时就放下。

  去年,我想做一个藏族题材的电影,也做了很多的考察。后来那个想做的项目没有立项,这个项目却拿到拍摄许可证,而且剧本也比较成熟,于是就和王家卫一起合作了这个项目。所以是很多的偶然性导致了最后的结果。电影创作可能跟其他的创作不一样,你本来计划今年要做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因为种种原因就是实现不了。而另一个项目偶然之中又有了可能性,可以做了。好在这些作品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在筹备计划之中的。

  北青艺评:你选择自己的小说改编,同时又融合了另一部小说《杀手》,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为什么选择把二者关联到一起?

  万玛才旦:这两部小说在形式上都是路上的故事,都有一个司机,司机遇见了一个杀手。我那个小说是司机在路上撞死了一只羊,他因此需要完成一段救赎。杀手也是,他要寻找自己的杀父仇人,最后放下了。

  我觉得这两个小说是可以互补的。比如说这个司机撞死一只羊,这可以作为他们的一个前史,两个主人公就像一个人的两面或者映照彼此的两面镜子,通过他们的经历可以补充或者营造出另一个人的经历。所以,我就觉得这两个小说合在一起的话会特别好,不是那种1+1=2的简单累加,而是1+1=3的效果。

  当然他们也有很多不同,是不一样的人,我把两个小说里的人物特点都糅合到了影片人物的创作中,最后两个主人公(司机和杀手)用了一个名字,都叫金巴。一开始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们是不同的名字,拍之前才确定了这个方向,后来找到演员金巴,我就确定了就用这个名字。因为佛教里面“金巴”包含了施舍的意思。我觉得用在这个电影里面特别合适,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整体框架的一个荒诞性。

  北青艺评:您的剧本创作通常是一个人完成,还是集体合作的结果?

  万玛才旦:我就一个人创作,之后会做一个讨论吧。

  北青艺评:影片的拍摄团队基本上是您一贯的拍摄团队,在这样的背景下,王家卫的泽东公司是如何参与进来的呢?

  万玛才旦:因为之前的合作,就是那个想做却暂时没有做成的项目,而这个项目已经很成熟了。他看了之后也认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片子,就一起合作了。

  北青艺评:之前的《寻找智美高登》《塔洛》,还有这部片,这些主人公们都在路上,在行走,在寻找。这是你个人状态的一种反射,还是一种创作偏好?

  万玛才旦:应该是跟我自己的心态和状态有关系吧。每个片子的主题都是不一样的,但综合观之又呈现出了那样一个整体的面貌。这次是寻找仇人,《塔洛》也可以说是在寻找。这个可能是创作呈现出来的一个共性,我们自己没有特意地去呈现这样一个共性,都是无意识的,可能跟我的心态、处境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那您觉得自己的心态和处境怎么样?

  万玛才旦:在生活和创作两方面,可能都有一个寻找的方向在里面,比如说上世纪80年代的寻根文学,它要找到一种文化的根,可能《寻找智美高登》在这一点上比较明显。它跟随这个人物,要找到一个失落的文化精神,它的源头。我一直就在做这样的寻找,我觉得这可能跟个人,包括大的文化处境,以及一个文化的生存状况都有关系。

  北青艺评:片子看完之后,我听到有记者说能够看到王家卫的风格。王家卫的东西也不是特别写实,有种梦幻的感觉,你这个片子中不光是风格,其实主题也是,关于梦。在艺术创作中,你们二人有怎样的互动?

  万玛才旦:我觉得我的风格肯定没有受影响,小说和剧本本来就呈现了那样的风貌。不是说跟王家卫合作就一定要往他的那个方向上靠,完全没有。

  北青艺评:你们二位作为合作者,又都是导演,两人艺术创作上的交流多吗?

  万玛才旦:他是监制,所以会提一些专业性的意见。这些意见对片子最后的形成有很大的帮助。专业性主要是指技术上的,泽东公司提供了很多专业的技术,剪辑是他之前的剪辑,还有声音、音乐,提供了更加专业的保障。

  北青艺评:您是文学出身的,在作品中可以体会到有一种文学的东西在里边,影像风格也很突出,在文学和影像之间是一个怎样的通道将两者融合到一起?

  万玛才旦:两者肯定是互相有影响的。我之前做文学,后来学电影、做电影,现在看,自己写的小说肯定会受到电影的影响,电影肯定也会受到文学的影响。但是,两者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表达。文学要转化成影像,比如说本来是一个小说,要改编成电影,首先就要小说剧本化,在这个剧本化的过程中,你就要有影像的思维、电影的思维,可能文学里面的有些情节有些细节甚至有些对白,是不适合电影表达的,那就要去掉,然后要增加影像化的东西。比如说《塔洛》里面,塔洛遇到这只羊之后,他上山,一个人,这个状态在小说里面是一句话就带过的:“塔洛在山上呆了两个月还是三个月就回来了。”读者可以自行想象补充。但是在电影里面不行,你需要通过影像来强化塔洛的这种孤独的状态,所以就用了很大的篇幅。十几分钟,而且完全没有台词,那这种表达就是要用影像来呈现。这样的转换、这样的补充在文学作品影像化的过程中肯定是很多的。

  北青艺评:影片中是撞死了一只羊,但我在想就是没有撞死这只羊,可能该发生的这些事还是会发生。而在《塔洛》里边也有动物陪伴在人的身边,发生一系列的事。影片中的动物仅仅是一个道具,还是有其他一些所指?

  万玛才旦:我觉得《塔洛》里面的羊跟《撞死了一只羊》里面的羊是不一样的。《塔洛》里面塔洛一直会随身带着一只小羊羔,那只小羊羔的命运可能跟塔洛是比较相似的。比如说一开始塔洛说这个小羊羔的妈妈是被狼咬死的,最后小羊羔自己也被狼咬死了。它的命运跟塔洛的命运是互相对照的,可以做一个参照物。

  但是《撞死了一只羊》里面这只羊可能就具有一种荒诞性,所以我们在拍的时候也是选择那种很荒凉的场景,选择了可可西里无人区,拍的时候也是尽量回避其他动物,尤其是一些牛羊啊,就是希望增强它的那种荒诞性。它就像一个寓言。你按逻辑推理的话,可能不是完全成立,荒无人烟的地方哪来一只羊?司机撞了一只羊,然后他有这样一个罪恶感,这样一个救赎的心态,我觉得这可以作为杀手的一个心路历程的补充。那个仇人玛扎,他一直有那样的救赎感、罪恶感,一直通过自己的行动在救赎,所以他们的那些行动是互补的。到最后司机所经历的就是杀手经历的。虽然杀手后半段没出现,但是司机代替那个杀手呈现了他的经历。所以这些都是互补的,就是说他们像两面镜子,互相对照。

  北青艺评:杀手去杀仇人,最后放下了。司机却做了一场梦,梦里杀死了杀手的仇人。你认为这种放下和梦里的杀人就算是获得救赎了吗?对于救赎,很想听你再多解释一点。

  万玛才旦:对杀手来说就是放下,不是救赎。对那个玛扎来说就是救赎。他通过行善积德来达到自己的救赎。

  北青艺评:救赎和这场梦是没有关系的?

  万玛才旦:肯定是有关系的。但这个肯定不能按逻辑推理,这不是一个逻辑的东西。另一方面,你也可以这样说,杀手虽然放下了,但是他逃脱不掉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那种传统的力量是很强大的,所以这个司机在梦中充当了杀手,让他可以彻底放下。

  然后仇人玛扎也是,虽然杀手金巴没有杀他,但是他那种心理压力负罪感还是消磨不掉的。所以司机就是代替杀手在梦中杀了他,就是一个彻底的放下,彻底的解脱,就是一个传统的完全的结束。在康巴地区,有一个复仇的传统,有人杀了你的父亲,你这辈子的使命就是要杀那个仇人。这里两个人虽然一个人放下了,一个人解脱了,但这并不是救赎,他们也不可能逃离那种传统。

  放过杀父仇人就是一种耻辱,这是康巴人的传统。所以如果你要彻底放下的话,那个司机就要替他们去真正达到放下,就是因为个体的觉醒,所以我说这个电影其实讲的就是一个个体的觉醒,一个族群的觉醒。一个民族如果那种传统周而复始的话,杀手金巴杀了他的仇人,仇人的儿子正在长大,他的儿子也有使命再去杀他,那个传统是循环的,永远终结不了。所以说,需要完全的放下,完全的解脱。

  北青艺评:你的新片是对这种传统表达一种反对吗?

  万玛才旦:这个我不知道,我也没有反对这种传统。

  北青艺评:看完电影很多人都有自己的解读。我看到你在一篇采访中说,司机金巴撞死羊后,有一个镜头是水中倒影,他穿上杀手的衣服就变成了杀手。但这个镜头我第一遍的时候真的没看到,这部电影可能应该看很多遍。你要传达很多东西,观众体会不到或者丢失了,对于创作者来说,会遗憾吗?

  万玛才旦:作为创作者,我没有什么遗憾,按自己的方式表达到就好了。对梦境的特殊处理,不可能像一般对梦境的处理方式那样去表达。我觉得表现最后的梦境,我们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方法,那可能就是进入梦境的一个方法。进入梦境那场戏其实很明显,哪怕你看不到换衣服这样的细节,我觉得还是能理解的,因为他睡觉了嘛。

  北青艺评:剧组拍摄这个片的时候,真的撞死了一只羊吗?

  万玛才旦:没有,这怎么可能。不过那场戏拍了很多次,反反复复。难的是一些细节的准确呈现,你不能真的去撞死一只羊,或者直接就简单地去撞死它,那就没意思了,可能就没有层次没有那种丰富感。所以需要通过不同的细节,来慢慢地让观众进入这种悬念中,进入这种荒诞感,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北青艺评:在可可西里拍摄环境艰苦,你们拍了多长时间?

  万玛才旦:40天。我们遇到的困难主要是气候的挑战,海拔5000多米,剧组很多人都不适应那样的高海拔地区。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中有很多宗教与神秘色彩的东西,在你的影片中或多或少都有表现。这些东西很重要吗?会给你很多灵感吗?

  万玛才旦:我就是依附这些来创作,根植于这种藏文化的基础之上。我不会去强调这些元素,但回避它也不可能,空气里就存在着这些东西。你要表现藏人的生活、藏人的社会,那这些是融入藏人生活中的元素。

  北青艺评:影片中有卖羊肉的露天集市,也有藏人在餐馆里吃饭,这个是现在藏族生活的一个真实的状态,还是根据剧情的风格化表达?

  万玛才旦:也不完全真实吧,这些的确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过我们还是要跟这个影片的剧情、情绪有关系的。

  北青艺评:藏族文化博大精深,那你作为一个藏族导演会不会有使命感,希望把这些东西更真实地展示出来,为人们所了解?

  万玛才旦:没有使命感,但我可能有义务。作为一个创作者、作为一个导演,我首先拍的是电影,而不是为了传播藏族文化才去拍电影。

  北青艺评:你之前的《塔洛》很写实,新作却有一种魔幻的感觉。在创作中针对这个片子的风格和主题,以及对色彩运用是怎样考虑的?

  万玛才旦:每个故事肯定都有适合自己的一个形式,所以你必须得找到这个片子哪种形式最合适,影片中的色彩主要有三块,现实部分主要是彩色,回忆部分是黑白,然后梦境还可能有不同于一般的色彩。不同的色彩,跟它表现内容是有关系的。 文/刘敏

  首台基于三维芯片的光量子计算系统问世

  科技日报北京11月1日电 (记者刘霞)记者从上海交通大学金贤敏团队获悉,该团队研制出了首台基于光子集成芯片的物理系统可扩展的专用光量子计算原型机,首次在实验上实现了“快速到达”问题的量子加速算法。这项研究开启了利用量子系统的维度和尺度作为全新资源,研发专用光量子计算机的路线图。

  金贤敏对科技日报记者解释说:“专用量子计算可直接构建量子系统,不需要依赖通用计算机面临的‘拦路虎’——复杂的量子纠错,因而更容易实现。一旦能制备和控制的量子系统达到全新尺度,将可以在特定问题上实现远超经典计算机的计算能力。”

  量子行走作为专用量子计算的重要内核,已被理论预测具有明显的量子加速效果。其中,对于粘合树结构上的快速到达问题,量子行走的优势尤为突出。但常规的二叉粘合树的节点数目随层数增加呈指数级增加,会迅速耗尽几何上的制备空间,因此不可扩展。

  在新研究中,金贤敏团队提出了一种具有充分可扩展性的六方粘合树结构,通过飞秒激光直写技术成功映射到三维光量子集成芯片中,并借此演示了量子快速到达算法内核,相比经典情形展示了平方级加速,且最优效率提高一个数量级。

  据金贤敏介绍,他们所发展的这种基于三维光子集成芯片的大规模量子演化系统,使研发各种物理系统可扩展的专用光量子计算原型机成为可能,极大地推动量子计算机的实际应用;还有望用来解决许多跨学科交叉的科学问题并衍生新兴研究领域。相关论文发表于最新一期的《自然·光子学》杂志。